武汉市生态环境局行政复议决定书

发布时间:2019-09-02 14:30 来源:武汉市生态环境局
索 引 号: 731074791/2020-862852 分     类: 环境监测、保护与治理
发布机构: 武汉市生态环境局 成文日期: 2019-09-02 10:30
文   号: 武环复决〔2019〕1号 发布日期: 2019-09-02 14:30
效力状态: 有效

武汉市生态环境局行政复议决定书

武环复决〔2019〕1号

申请人:武汉远大豆制品有限公司

住所:黄陂区祁家湾街周家集

法定代表人:汪大斌

被申请人:武汉市生态环境局黄陂区分局

住所:武汉市黄陂区黄陂大道376号

法定代表人:陈晓峰,局长

申请人不服被申请人2019年5月14日作出的《武汉市黄陂区环境保护局行政处罚决定书》(陂环罚字〔2019〕7号)(以下简称《行政处罚决定书》),于2019年7月5日向本机关提起行政复议申请,本机关已依法予以受理。现审理终结。

申请人请求: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申请人称:

申请人工厂(新、旧)车间原水唯一去向进原水储液池中,目前原水储液池有两条通路可走,一是进原有两个厌氧罐,二是进新建4000m3厌氧池。先在原有两厌氧罐经中温发酵后进过渡沼液储液池经有氧曝气池后达标排放而进入厂区管网,过检查井,到终排口,最终去向进祁家湾街污水处理厂。水没有从终排口外排是因为检查井处(在建厂前有一条老水管)存在因沉渣淤塞而导致排水不畅而导致分流,并无主观故意。水分流后最终导向结果仍是祁家湾街污水处理厂,并且是通过厌氧、耗氧两道设施处理后的排水。

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有选择性执法之嫌。申请人新建的厌氧池4000m3,曝气池800m3,主体工程已全部完工。申请人一直以来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以负责求实的态度致力于环保节能。

被申请人答复:

一、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

2019年3月26日,经被申请人环境监察部门现场检查发现申请人污水处理设施存在老化现象,设施未正常运行。同日,执法人员对现场进行了拍照,还对申请人的法定代表人进行询问并制作笔录。2019年3月29日,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的违法行为进行了立案。2019年4月1日,被申请人作出《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陂环改字〔2019〕4号)并于当日送达。2019年4月17日,被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和听证告知书》(陂环罚告字〔2019〕4号)并于当日送达。2019年5月14日,被申请人依法对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陂环罚字〔2019〕7号)。

因申请人在生产过程中,水污染防治设施运行不正常,部分废水直接外排的违法事实,被申请人根据《水污染防治法》第三十九条、第八十三条之规定,对申请人作出罚款20万元的处罚决定,并于2019年5月14日送达给申请人。

二、申请人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一)被申请人是根据申请人“水污染防治设施运行不正常”的违法事实而对其处罚的,关于该违法事实的证据确实充分。

(二)申请人提出的不存在偷排、无主观故意、外排水达标、选择性执法、一直致力于环保等事实与理由均缺乏依据,也不能达到证明其不应受处罚的目的。

综上,恳请武汉市生态环境局依法维持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经审理查明:

申请人污水处理系统由2座总容积为1300m3的沼气池和一座污水处理站组成,污水处理系统采取“厌氧+混凝+好氧+生物滤池”工艺。污水经处理后沿南侧院墙排入厂区外沟渠排入东河,接入祁家湾街市政污水管网进入污水处理厂。2019年3月26日,被申请人环境监察人员到申请人处现场检查,发现申请人水污染防治设施的部分管道存在破损腐蚀,部分废水直接外排,且无好氧池生物菌种投放记录,无投放处理药品记录,也无法提供设备运行台账。

2019年3月29日,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的违法行为进行了立案。2019年4月1日,被申请人作出《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陂环改字〔2019〕4号)并于当日送达。2019年4月17日,被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和听证告知书》(陂环罚告字〔2019〕4号)并于当日送达。2019年5月14日,被申请人依法对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陂环罚字〔2019〕7号)并于当日送达。

以上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一、申请人提交的行政复议申请书及相关材料;

二、被申请人行政复议答复书及相关材料;

三、《武汉市环境监察现场检查记录》;

四、《武汉市黄陂区环境保护区调查询问笔录》;

五、现场照片。

本机关认为:

一、申请人不正常运行水污染防治设施排放水污染物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申请人生产过程中产生的污水须经过污水处理系统处理后沿南侧院墙排入厂区外沟渠排入东河,接入祁家湾街市政污水管网进入污水处理厂。但被申请人对申请人进行现场检查时发现申请人污水处理系统中的好氧池与污泥池连接管道阀门锈蚀,存在跑冒滴漏情况。同时申请人在《武汉市黄陂区环境保护局调查询问笔录》中称“……设计产能是每天15吨,现在每天2-3吨左右”,“我们建有污水处理设施和沼气处理设施,废水处理后经城市管网进入城镇污水处理厂。排水量每天40吨左右”,“由于设施部分老化导致设施部分运行不正常”。被申请人环境监察人员现场拍摄照片亦显示连接管道锈蚀。故申请人污水处理设施老化锈蚀、部分废水在未经过处理即外排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二、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

2019年3月26日,被申请人对申请人进行现场检查时发现申请人存在不正常运行水污染防治设施排放水污染物的违法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三十九条(禁止利用渗井、渗坑、裂隙、溶洞,私设暗管,篡改、伪造监测数据,或者不正常运行水污染防治设施等逃避监管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第八十三条第三项(违反本法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环境保护主管部门责令改正或者责令限制生产、停产整治,并处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报经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批准,责令停业、关闭:〈三〉利用渗井、渗坑、裂隙、溶洞,私设暗管,篡改、伪造监测数据,或者不正常运行水污染防治设施等逃避监管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的),2019年5月14日,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陂环罚字〔2019〕7号)。被申请人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

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项的规定,本机关决定:维持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陂环罚字〔2019〕7号)。

申请人如对本决定不服,可以自接到本决定之日起十五日内,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武汉市生态环境局

2019年9月2日


文件下载: